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为何说许彬是明英宗人生关键时刻的贵人?只因他做了这

发布日期:2020-06-09 07:00   来源:未知   阅读:

明英宗朱祁镇?明朝唯一一位丢失皇位后又成功复辟的帝王,说来也甚是可惜明英宗祖上四代为其准备的鼎盛基业因为他的昏庸一招丧失,在叹息明朝盛世毁于他之手之时,另外一个不可思议的情景出现了,明英宗作为被敌方俘虏的帝王最后又安然无恙的回到了京师,回到京师被尊为太上皇也就罢了,结果谁曾想他又从太上皇(过气)变成了新一任的帝王(炙手可热)。

这种从过气到炙手可热的巨大转变古来独一无二,有人说朱祁镇之所以能从阶下囚过渡到新一任帝王,冥冥之中有气运加持,其实将朱祁镇的这种转变简单的归结到气运上是不合适的,朱祁镇之所以能迎来新生和成功复辟,有一个人极为关键,因为他在合适的时机出现这才让朱祁镇逢凶化吉,可以说他就是朱祁镇落魄时的贵人,然则如此对朱祁镇重要的贵人,其结局并不完美,甚至还有些许寒酸。此人是谁呢?为什么说他结局不甚完美呢?他的人生结局又到底如何呢?

此人名叫许彬,在史书中介绍他的简介极为简单,只有寥寥几百字,不过在这寥寥几百字中却涉及到了明朝中期最为重要的皇家内幕,一件是明英宗的北上归来,另外一件还是和明英宗有关??南宫复辟。

在写许彬与明英宗之间的事情之前,让人不禁想到了之前热播的明朝剧《大明风华》,在《大明风华》中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朱棣、朱高炽、朱瞻基三代父子之间的快乐时光亦或是孙若微与胡善祥之间的爱恨宫斗时,有一个人在默默付出和“发育”,这个人不是他人正是孙若微后来的孙太后的青梅竹马徐滨,在剧中对徐滨而言,孙若微是可以爱而不能得到的,为了自己所爱之人,他愿意付出所有,甚至为了孙若微的孩子也可以付出自己,凭借着这份爱进而引出了徐滨对朱祁镇在政治上的帮扶。

这样的历史情节虽然没什么新意,但也没有过多的瑕疵,一来徐滨这位剧中人物与历史中的许彬只是音同字不同,二来理论上也存在许彬与孙皇后相识相爱的可能。在历史上许彬是山东宁阳人,孝恭孙皇后是山东邹平人。当然这些只是因为一部《大明风华》的有感而发,我们在享受视觉上的盛宴时,又顺便学习了解了历史,何尝不是一件快事呢!

回归到真实的历史许彬的前半生与大多数官员一样,幼年学习,继而中举,而后成为进士,最后一步步往上升迁。许彬的人生转变是在公元1450年,这一年北京保卫战已经取得胜利,当年亲征被俘被瓦剌人视为奇货可居的明英宗朱祁镇早已成烫手山芋(明朝内部政权已稳固),再加上瓦剌多次被明军击败,瓦剌内部因为争权矛盾重重,在此条件下明英宗被无条件放回。

明英宗朱祁镇的回归让明代宗朱祁钰很尴尬,但朱祁钰又不能不让朱祁镇回来,事急从权,当时因为危急明英宗被遥尊为太上皇,现如今危急解除,明代宗是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在此情况下于谦站了出来,由此他们君臣二人之间产生了这么一段对话:也先见中国无衅,滋欲乞和,使者频至,请归上皇。大臣王直等议遣使奉迎,帝不悦曰:“朕本不欲登大位,当时见推,实出卿等。”谦从容曰:“天位已定,宁复有他,顾理当速奉迎耳。万一彼果怀诈,我有辞矣。”帝顾而改容曰:“从汝,从汝。”

虽然不愿,但在确认了自己帝位无恙之后,明代宗下达了迎接太上皇朱祁镇回归的诏令,此时许彬站了出来,他自告奋勇的向明代宗请行,然后说了句:“主辱臣死,分也。”也许是被这句话感动,也许是被许彬这句话误导,许彬被委任前去迎接太上皇朱祁镇回归。在宣府见到朱祁镇后,史书说是明英宗授意许彬为其撰《罪己诏》和土木之役阵亡将士祭文,不过分析之后实则相反,应该是许彬点醒了朱祁镇该如何挽回民心,而后许彬尽自己所能的护朱祁镇返回京师,这段路程虽短,但也是最凶险,最终朱祁镇安然无恙的返回了京师。回到京师之后,朱祁镇开始了自己七年的南宫囚禁生涯。

公元1457年,明代宗病重,一些宵小之臣为了自身利益开始谋划为明英宗复辟之事,石亨就是其中之一,他当年经于谦举荐而升官,再加上北京保卫战时作战勇敢深得明代宗信任,明代宗病重后,石亨有了异样的想法,他不甘屈居于谦之下,准备通过拥立明英宗复辟来为自己赢取更大的政治资本。为此石亨向许彬寻求帮助,许彬向石亨推荐了徐有贞,之后经过谋划夺门之变也即南宫复辟成功,许彬作为复辟功臣之一被升为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入直文渊阁。

石亨、徐有贞之流帮助明英宗复辟根本不是为了大明王朝,而是为了自身的个人利益,明英宗复辟后,石亨、徐有贞二人因为争权开始了在朝堂的争斗,许彬也被卷入其中。刚开始内阁首辅职位被徐有贞占据,石亨不服,之后在他的设计下徐有贞被罢免,内阁首辅之位空缺,这时明英宗想到了许彬,他下令委任许彬为新一任的内阁首辅。许彬上台还不到俩月,因为与石亨意见相左,便遭到石亨的谗毁排挤,在石亨的操纵下,许彬被贬为南京礼部侍郎,可惜还没到任时又被贬为陕西参政,不得已许彬又开始马不停蹄的往陕西赶,到达陕西后,许彬也不“伺候”了,直接一纸辞呈递了上去,辞官回家,终明英宗一朝再未被召回。

明宪宗登基后,有感于许彬之前的贡献,下诏任命许彬为侍郎,虽然又重新回归了官场,但从内阁首辅到侍郎的巨大心理落差让许彬叹息良久,不久许彬怀着遗憾去世。

许彬的结局虽然不完美,但终究还是善终了的,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的不同流合污,虽说在南宫复辟中他的出谋划策让石亨、徐有贞之流获利甚丰,但他的本意只是为了救助明英宗,为了大明王朝。这点可以从他进入内阁后的一件小事中管中窥豹,许彬性格直爽好客,不善择友,三教九流都可以出入其门,他进入内阁后准备闭门谢客,结果他的朋友以富贵忘友嘲笑诋毁他,许彬得知后常常“不安其位”。

可惜许彬的想法是美好的,宵小之臣的欲望是无穷的,明英宗依旧是昏庸的,明朝在明英宗的带领下继续偏离航线前行。

参考资料:《明史?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五十六?许彬传》

《明史?列传第一?后妃》

《明史?卷十二?本纪第十二?英宗后纪》等。

Power by DedeCms